18集会者揭遭警施暴过程‧安美嘉促勿独往警局

2020-06-04 阅读770 点赞605
18集会者揭遭警施暴过程‧安美嘉促勿独往警局(吉隆坡19日讯)净选盟于週六召开记者会,18名428集会参与者现身讲述当天遭警方暴力对待的过程;净选盟联合主席拿督安美嘉促请428集会参与者勿独自前往警局,尽可能在律师陪同下前往警局录取口供。18名集会参与者在记者会上逐一讲述遭催泪弹及水炮击中过程、遭警方逮捕时暴力对待、有者也在现场展示身上的伤痕;他们声称仅看见逮捕他们的警方身穿制服,未见警员编号或名字。针对一名被警方通缉的428大集会者沙夫旺向警方自首,却传出他被警方严打逼供一事,安美嘉指出,参与者在前往警局前,若需要协助,可谘询净选盟、人民之声或捍卫律师自由团体。“集会参与者勿独自到警局,尽可能在律师陪同下前往警局录取口供,依据程序,警方批准律师陪同录口供。”捍卫律师自由团体代表法蒂拉指出,净选盟共收集了80名在428集会中受到警方暴力对待的投诉个案,惟还有更多参与者因害怕而拒绝站出来报警。仅2警员被控令人失望她声称,警方应给予集会者保证,确保他们到警局自首时的自身安全。有指沙夫旺在录取口供时不给予警方合作,法蒂拉则表示不希望由相同警局调查警方暴力对待集会参与者的案件,因此要求设立独立调查小组调查案件。净选盟委员之一的希山慕丁指出,依据集会参与者重述当天情况,警方是依据同一套模式行事。他强调,所有警察执行任务都必须要有警员编号及名字;他对警方目前仅对两名警员採取行动表示失望。他促请若集会参与者有任何疑问,可谘询012-3496013,或电邮[email protected]。料警受指示才施暴力净选盟联合主席拿督沙末赛益指出,428集会的暴力事件都在当天下午4点后发生,他相信警方是受到“指示”。他要求人权委员会应对428集会展开调查,他也促请政府设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调查警察暴力事件。大马人民之声执行董事娜丽妮则声称,来自东马的大学生遭校方查问有关参与428集会事项;一名砂拉越的教师也遭警方带返警局录取口供。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秘书陈慧君指出,该会已为80名遭暴力对待的428集会参与录製短片“人民纪录”,该短片将陆续上传至互网上。一人一句梁秀名(34岁):警取走金项链当时我身在国企十合广场前的轻快铁站,但轻快铁站已关闭,我只能在那里等候,突然有一批警察前来捉人,我也遭逮捕。当时我戴着金项鍊,警方拉着我时也拉着我的项鍊,一度导致我窒息。我尝试脱开金项鍊,警方见到后把我的金项鍊取走了。刘志山(41岁):不省人事数秒我看见轻快铁轨道下发射催泪弹,我被水炮射中,与催泪弹擦身而过。我的身体对水泡及催泪弹的化学物质过敏,身上出现一片片红斑。由于当时人群太多,无法逃跑,只能随着人群慢慢移动。我曾被催泪弹的烟熏得不省人事达数秒,凭着意志力逃离现场。黄翠群(57岁):路边休息遇袭当天下午3时45分左右,我与家人在路边休息,一名约60岁的男人突然对我们说:“快跑!催泪弹来了”,我与女儿连忙站起身逃跑,而催泪弹已射向我们的方向。当时有很多乐龄人士在场,我们赶快叫大家一起逃跑。我女儿的左脚遭催泪弹击中,当她往前再走一步时,第二课催泪弹就落在她身后。女儿的右脚因两年前遇车祸而植入贴片,所幸催泪弹未伤及其右脚,否则不堪设想。洪先生(来自灵市):催泪弹击手机当联邦后备队开始发射催泪弹及水炮时,我持着手机拍摄现场情况;岂料,我未发现一颗催泪弹朝向我,那颗催泪弹击中我的手机。所幸催泪弹是击中我的手机,否则就击中我头部了。我与其他民众陆续逃跑,当我们进入一家咖啡店稍作休息时,岂料警方再次前来逮捕,大家在未有付钱情况下就逃跑了,场面混乱。李德辉(41岁):冲上月台捉我当天7时许,我与太太在占美清真寺轻快铁站月台上,準备乘搭轻快铁离开,看见警方在路面上殴打人群,因此使用手机拍摄下来。不料遭到警方发现,警方冲上月台逮捕我。我遭推倒在地,滚下楼梯,左耳流血不止,受伤缝了5针。在带往独立广场路程中,我不断受到拳打脚踢,甚至被丢进卡车。艾德安:不获联络律师我于当天傍晚6时许在占美清真寺寻找失散的友人,由于我身穿黄色衬衫,遭警方逮捕。警方从背后殴打我,我至少被10名警员殴打,手机在当时遗失了。在被带往独立广场时,我一直遭殴打,我的鼻子流血了,身上多处瘀伤。当时我不被允许打电话及联络律师。直到凌晨12时,我被送往中央医院接受医治。‧2012.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