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诞生.之十:乡民崛起——康科德‧列星顿战役

2020-07-30 阅读338 点赞304

前篇提到三名「黑暗骑士」已经把英军出击的讯息传遍方圆40公里,而英军还浑然不觉,他们从波士顿的各部队中,抽调700人上场。出击英军的中层军官,也是从各部队的志愿者中抽调出来混编,因此军官与士兵并不互相熟悉,部队于十点出发,一开始总指挥史密斯中校就迟到,上船时秩序乱糟糟,登岸时还被迫在及腰的海水中涉水而过,到两点才上岸整备完成,一上岸,他们走到哪都听到钟响、枪响,那是民兵快速通报系统向各处通报英军来了,英军顿时明白民兵已经都知道他们的行动。

到了三点,史密斯指示约翰‧皮凯恩(JohnPitcairn)少校率领行动较快的轻装步兵先行,以便儘快到达康科德,四点时,皮凯恩决定向波士顿方面求援。不过当他们抵达列星顿,只遇上了当地民兵约80人,而且民兵自知众寡不敌,原本并不打算迎战,而是让路让英军通过。

不料英军却毫不领情,一小队陆战队离开道路,打算包围民兵并要他们缴械,以保护部队的侧面,皮凯恩赶了过来。就在一片混乱中,不知谁开了一枪,这就是「美国独立的第一枪」,一时间许多英军士兵跟着开火,大多数民兵都明哲保身的逃走了,史密斯赶来,击鼓命令集合,结束了这场意外战斗。

美国的诞生.之十:乡民崛起——康科德‧列星顿战役

英军继续挺进到康科德,由于民兵尚未完全集结,决定留得青山在,先不与英军翻脸,等待后续民兵到来。因此,英军没有受到任何抵抗,就进入康科德搜索,双方并不紧张,士兵还向居民付钱买吃的喝的,而当摧毁武器不慎造成火灾,士兵也在居民的请求下帮忙灭火,只在康科德的北桥发生了擦枪走火的小战斗。

美国的诞生.之十:乡民崛起——康科德‧列星顿战役

但是当英军到了中午準备离开时,来自较远地区的民兵纷纷赶到,总数已达1000人之众,这下史密斯也开始心慌慌了,连忙派出一支侧翼部队保护本队的前进,不久他们来到梅里安角(Meriam'sCorner)的一处小桥,被迫以三列前进,而民兵虎视眈眈,等到最后一小队英军即将过桥,就趁机出击开火打击英军的队尾。

从这次遭遇开始,英军每走不了多远就又遇上民兵袭击、埋伏,部队死伤频传,疲于奔命,此时包围在史密斯部队旁的民兵人数逐渐增加到了2000人,史密斯在一次袭击中大腿中枪,而约翰‧皮凯恩也因座骑遭射杀而落马,英军指挥系统大乱,士兵开始四散奔逃,就在英军即将全面溃散的时候……

一早四点,皮凯恩派人求援时,盖吉将军就已经下令组成援军。不过由于他对保密防谍的极度重视,每份命令都只发一封信,结果被放在军官桌上,到五点他的命令才被看到,于是就这样拖了一个小时命令才开始转发给各下级单位,其中下给陆战队的命令,收信人竟然是皮凯恩!但是皮凯恩早就跟着第一批部队出发了,当然没人收信,搞了老半天,由休.波西(HughPercy)所率领的1000名援军到八点四十五分才从波士顿出发。

美国的诞生.之十:乡民崛起——康科德‧列星顿战役

波西于下午两点抵达列星顿,只听见不远处枪声大作,他下令部队站上制高点,并且架起加农砲,只见史密斯的部队溃不成军,毫无秩序的四散奔逃,而民兵则以密集队形兇狠的追杀他们,波西命令砲手向最大射程处开砲,吓退追击的民兵,史密斯的部队这才得空,逃入波西的队列中,他们一到了安全的地方,全都累得瘫倒在地。

美国的诞生.之十:乡民崛起——康科德‧列星顿战役

不过他们的苦难还没结束呢……

当波西在列星顿重整阵容,启程準备返回波士顿时,民兵也如影随形,沿路以散兵战术骚扰攻击,波西对这样的战术极为敬畏,他指出:「叛军以非常分散、无组织的方式攻击,但是他们的攻击具有坚忍不拔的决心,他们也的确不敢组成任何正规队形,但是那是因为他们太明白怎样作战最有效,如果把他们当成是无组织的暴民,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波西来到门诺托米(Menotomy,现今的阿灵顿)时,战况更是失控,民兵从住宅中伏击、狙击英军,而波西则派出部队清扫矮墙、树后,以及建筑物等民兵可埋伏之处,英军被伏击了一整天,怒气无处发洩,于是在逐屋作战中开始滥杀无辜,甚至抢酒来喝,双方激烈交火,造成英军40死80伤,殖民地人则有25死9伤。

民兵指挥官希斯准将认定波西会循他出发的路线,过康桥大桥,走陆路从波士顿的「颈子」回去,因此事先破坏了大桥,并沿着查尔斯河岸、海岸布置大量民兵,打算来个瓮中捉鳖,但是不料波西完全不上当,他命令部队切进一条小路,直向查尔斯镇而去,希斯措手不及,阻挡波西的只有附近展望丘(ProspectHill)高地上的一支民兵,波西大胆的打光最后一轮加农砲弹药驱离他们。

就在波西即将成功脱逃之际,又有一大批民兵适时抵达,不过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指挥官提摩西.皮克灵(TimothyPickering)希望事件不会演变成全面开战——若把英军全数歼灭,英国一定不会善罢干休——他竟然把部队驻在冬丘(WinterHill)上,就目送波西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美国的诞生.之十:乡民崛起——康科德‧列星顿战役

波西是英军中数一数二有能的将领,但是这次能逃出生天完全要感激皮克灵的一念之仁,日后波西在纽约给华盛顿带来大麻烦,要是皮克灵狠心一点的话,说不定华盛顿在纽约可以好过一点。

当英军进入查尔斯顿固守,希斯判断不易进攻,便把部队撤到了康桥,而各地民兵持续抵达,到隔天,整个波士顿周围已经聚集了一万五千名愤怒的民兵,把波士顿团团包围了起来。

美国的诞生.之十:乡民崛起——康科德‧列星顿战役

由于这次冲突有人命牺牲,对整个情势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影响,第二天,消息传到约翰.亚当斯耳中,他表示:「木以成舟,无可挽回。」而汤玛斯.派恩原本认为殖民地与英国的冲突是法律问题,在得知康科德.列星顿战役后,他愤怒的表示将「永远拒绝那个铁石心肠又暴怒脾气的英国法老」(以法老王指英国国王是专制暴君)。

华盛顿当时人在弗农山庄,收到消息时,他不禁叹道:「曾经是快乐和平的美洲大地,如今要不就是染血,要不就是成为奴役之地,很悲哀的(只有这两个)选择,但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还有什幺好犹豫的?(只能选择染血,宁死也不受奴役)」

在康科德.列星顿战役之后,虽然身在波士顿的盖吉将军还想努力挽回情势,希望事态能和平解决,但是民心已变,美国独立战争已是不可避免了。